【涵君】前世今生(二)

捅了个对穿哈哈哈哈哈

杳杳之远:

【涵君】前世今生-第二世
开会时候偷偷写的 哈哈哈


建议这个系列从头看 谢谢哒 因为是递进的


--------------------------
把黑子落在棋盘上,我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没油没盐天天吃素,地位再高有什么用 ,这五百多年都这么过来了。这次我托生在了大陆最大的修仙门派-正一门旗下,侥幸有了天才的名号,并靠着我前前世在魔教不择手段欺上瞒下的功力做到了地位超脱的济世长老之位。

鬼差曾经透露给我一点消息,罗子君可能会托生成一个普通人,让我早点找到她,创造一切机会让她报恩。

我早就想好了,让她充当我的贴身杂役,白天做饭、晚上暖床 、炼丹做筑基、双修做鼎炉,呸呸呸,一定是清心寡欲太久,都忘了本门严禁双修 。

“师尊,这是今年的弟子入选名录。”匆匆扫了一眼,还是没有罗子君,难道要接着等下去。下面的弟子欲言又止。

“什么事”
“有位罗姑娘,她跪在山门下不走,说是 一定要拜师。”直觉告诉我,罗子君来了 。

“听说你也是个家境殷实的小姐,为什么一定要进山学艺?”虽然穿着男装,小脸上也是黑一道白一道,我还是认出了她。

“我未婚夫,陈俊生,他一心向道,拜在无极门下,可惜练功时稍有不慎,练岔了经脉,如今瘫痪在床。我听说正一门涵长老医术高明,有起死回生之术,想拜在您门下修行。”

厚脸皮如我也忍不住老脸一红,修行医术盖因那碗酸梅汤给我的阴影太强烈,这一世我可不想再因为什么东西迷迷糊糊的去见鬼差。

等等,她拜在我门下,不是为了还我的债 ,而是为了给什么劳什子未婚夫治病,想学医术,等你还清了债再说吧。

“罗子君,你考核没过,按理是不能进山门的,这样吧,你先充作杂役,在我身边服侍一年,一年后你通过我的考核,就让你入门。”

她眼睛亮亮的,我的不用谢已经滚到了喉咙口。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咳,我看了名册”
“那个,名册上我写的是罗一君”
“杂役要懂礼貌,要叫涵先生。”
-----------------------------------
烧水烧到厨房起火,擦地擦到人人滑倒, 让她去药圃采株灵芝入药,回来就发现药圃里的灵花异草全都被踩得七零八落,死了至少一半,让她硝制个动物毛皮,比杀了她还难受。

“涵先生”又是一声凄厉的嚎叫,我叹了口气,第一百九十二次开始灭火,一个避火诀被我使的是出神入化。

真不知道是谁欠谁的,现在外界都盛传我拿凡人试药,本来正道邪医的名声已经不太好听了,现在更是直线跌落。本门掌教也隐晦的提醒过我两次,拿人试药可以,但要记得堵上试药人的嘴,传到外面去不太好听。

什么名门正派,还不如我们魔教呢,起码我们是真小人。我狠狠的咬了口牛肉,酱香浓郁,再配上一口十年陈酿,忍不住在心底大呼满足。算她有点良心,知道趁着采买的机会给我捎点好吃的,不然管他债不债的,先把她撵走我再自杀,老老实实排队等着进天堂一层算了。

“明天别忘了买烧鸡,要聚香居的,还有一壶陈年女儿红!”
“涵先生收养的小狗真是越来越挑嘴了。”
“嗯”我一点都不脸红的应和了一声。
-----------------------------------------
“最近别出门了。”我要去给抱朴门掌门千金诊脉,临走时再三嘱咐罗子君。

云中门出了个姓唐的绝世天才,最近到处找人挑战,要不是他是男的,我差点以为又是阴魂不散的唐晶。云中门在修仙门派中的口碑堪比魔教,此番天才的横空出世,让我的预感更加强烈。

抱朴门的千金病势沉重,我闭关半年才堪堪治好她。刚回到正一门,就看到我的弟子们跪在殿外。

“师尊,唐焱擅自来我门中挑战,已被各大门派联合击败。他已被云中门废掉武功,逐出门派。”

“这不是很好吗?干嘛都跪着。”

“弟子们,弟子们有负师尊嘱托。您的杂役小罗,被唐焱一枪贯了个对穿,跌进山崖了。”
“不是不让她出门的吗?怎么碰上姓唐的?”
“她每天掐着指头坐在山门口等着您回来,那天正好碰上了唐焱来叫骂。守门的师弟说,他拉着小罗躲起来,小罗不愿意,还听到了小罗说您才是天才,又说唐焱只会杀人,您会救人。然后,就...”
“尸体呢?”
“弟子们搜寻了各处,都没有找到,或许,或许被灵兽吞了也未可知。”

我无力的坐在门框上摆摆手让他们退下了,虽然时间不长,这里仿佛都是她的身影和声音。

她会趁我发愣的机会伸手拂乱棋子“涵先生别费神么,自己下棋多没意思,我陪你下五子棋啊?”下五子棋她也总是输,总是耍赖要悔棋。

让她烧火扫地是为了熬熬她的性子,她永远是三分钟热度毫无定性,干什么都乱七八糟。却能我凝神看书的时候安静的侍奉在一旁,奉茶磨墨打扇毫无怨言;有时通宵研读,她趴在桌旁睡的香甜,也会因为我的轻轻一动突然惊醒,脸上还带着睡着的红印结结巴巴的道歉“我,我睡着了,这就给涵先生倒茶。”

修仙之人的衣服不染尘埃,她却执意要每日给我的衣服清洗晾晒,她说皂角的香气、阳光的味道才是生活的意义。

她天天叽叽咕咕,爱说爱笑,却总在月圆时刻坐在门槛上发呆,“涵先生,修仙之人无情无爱,如果不是为了陈俊生,我不想修仙,我想我爹我娘,也想他。”“晚了,你注定要长长久久的侍奉我。”彼时,我还以为这辈子就是这么平淡又漫长,我连给罗子君洗经伐髓的丹药都已炼好。

闭上眼睛,酸意冲出眼眶,罢了罢了,既然她说我是天才,又说我能活人,我就舍了这性命让他未婚夫恢复如常。

我盘腿坐在陈家的炕头上,再怎样咬住嘴唇也控制不住涌出的鲜血,我用毕生功力震断了他的经脉,从此他就是一个普通的正常人了,而我,也要找鬼差报道去了。

鬼差的铁链在手上哐啷作响,“贺涵啊,本来罗子君还清了的,可她没死成啊。唐焱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捅了她又救了她,她醒了之后就失忆了,一直管唐焱叫先生,你看看这....,不好意思了啊,还得劳烦你...”
“下一世,可以不让我动情吗?带着感情,我很累....”
“没问题。”
“唐焱,他和唐晶什么关系?”
“日者,火也,他是唐晶的化身。”


-----------------


大家谁能教教我怎么把前一章的链接添加到前面。虽然写的不好,我还是真的真的希望可以从头看起,这样比较连贯,谢谢大家。

评论
热度(104)
  1. couplecourse杳杳之远 转载了此文字
    捅了个对穿哈哈哈哈哈
 

© couplecour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