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铁】Hello,Mr.Bang(杀手AU,辅导级一发完)

被骗了!靠,骗得好。

brightside:

    简介:杀手与目标的老梗。Barnes先生是个老练的杀手,而Tony Stark是他的目标。


    警告:有轻微的人称转换,可能需要注意到。




尝试用第二人称码的两个短篇中的一个,大概是我码过最奇怪的文。










【一】




     你是个杀手,价格不菲,手法熟练,雇过的都说好。




     你在行业里有个冬日战士的称号,大意是一向心狠手辣,办事利索,这不是个好名字,但是每个人都得有这么个外号,比起什么冷酷左手或者不阳光男孩,冬日战士已经好上很多了。




     其实你也没有外界传闻的那么不阳光,你热爱生活,每周都会在街角的冰淇淋给自己点上一份冰淇淋,带彩色糖豆的那种。你的阳台上养着盆栽,虽然原本的植物早已经死去,茂盛生长的全是叫不上名字的野生植物,但它们也算是植物,对吧。就像电影里杀手应该养的那种,带叶子的植物,只不过没有小女孩敲响你的家门。




     今天你结束了工作,将铮亮的枪卸开,每个部分都精准且按部就班的回到箱子里。你拍干净衣领上的灰尘,拎起箱子从顶楼回到装着白领的大厦里,脚步恰当,于是所有人都当你是个尽职的销售人员,箱子里装着厚厚几沓房屋测评,又或者是股票的数据测评,没有人在意你的手指上是油墨味、铜臭味还是硝烟味。


     至于之前那具离你四百五十米之外的尸体,在你从旋转门离开的时候,它大概已经将脚下的波斯地毯全都弄脏了。




【二】




     James先生,您有一条新消息。你的手机这么提醒你。




     网络时代就是这么方便,放在以前你的前辈们需要跑去阴暗的巷子里谈生意,搞不好还会被别人顺几根烟,或者碰上坏运气,干脆丢掉命。但是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你可以在屏幕上滑动几下就接下一个活,轻松的就像墨西哥卷饼快餐店的外卖小哥。




     于是你一边给盆栽们浇水,一边戳着手机接下了这个新的单子。屏幕中央的小圈转动,目标出现,是个叫做Tony Stark的有钱人,和以前没有多大区别,但是,有趣的部分来了。




     你盯着那张照片五分钟,然后无比确定,你认识这个人。






【三】




     你认识Tony Stark,不是那种在路边的电视机上见过的那种认识,也不是在某次跳过财经频道的时候,见到了Tony Stark的脸。


     虽然你确实在这些地方见到了对方,窗户外头那个应当因遮挡视野被拆除的广告牌正挂着Stark的姓氏。




     你见过那个男人,是因为你能回忆起一个场景。Tony Stark的脸在离你五公分的地方。你能看清对方的睫毛和唇角的细小阴影,也许还有一些柔和的光线落在对方脸颊的弧度上,伴随着升起的甜蜜的味道,和在天花板上旋转的曲调。




     这很奇怪,考虑到你的工作,对方的工作(军火商?听起来棒极了 )你们如果见过面,那肯定在某个枪声四溅的火拼现场。你可能击中过他身旁的家伙,又说不准,你此时握着宝贝中就有几把是Tony Stark动动嘴皮子卖出去的。




     但凡你们曾经在某个光影乱晃的酒吧里见过面,你肯定会让服务员上几杯马提尼,然后整整衣领,坐上Tony Stark的对面的椅子。




     如果你得装成华尔街的人才们才能搭上话,那你就会对杠杆原理和期货代理高谈阔论,如果Stark对你的工作感兴趣,那就更好了,你可以把自己夹克内层的马卡洛夫拿出来,微笑且十分有礼貌的询问对方愿不愿意和自己去兜兜风。然后将车停在最近的酒店前头,自己和“人质”一起推推搡搡的挤进某个房间,坦诚相待。




     如果Tony Stark喜欢另外一款,你得炫耀自己的盆栽才能让对方觉得你是个可靠的居家男人,那你就会炫耀自己的盆栽,尽管你连它们是什么物种都不知道。




     你花了些时间思考那个场景到底应该安在哪段记忆中,结果不太好,你想到脑仁发疼都没有找到答案。




     最后你只能推测你们在某次失败的军火交易中见过面,那种多方交易,有条子、双面间谍、三面间谍、恐怖分子,杀手等等复杂成分加在一起的、史上最混乱的交易。




     仔细想想,攒动的人群,不断炸开的呛人烟雾,还有高声的喊叫和玩弄火焰的怪人,和童年中纯真甜蜜的游乐园也没有区别,对吧。






【四】




     行业里有个广为人知的理论,如果你将一个目标研究太久,难免会爱上对方。这不是个绝对的理论,但是你相信它有着警示的作用。




     比如你的一个叫做慢性子刽子手的同事,他在决定采用毒杀的方式后研究了很久目标的口味与喜好,对于甜度的爱好,海鲜的接受度。那位慢性子刽子手精心准备了很久,志在必得。


     于是他现在在哪?他在目标的家里做布朗尼蛋糕和奶油生蚝汤呢。




     这是一个警示,你不断告诉自己,研究目标很重要,但是也绝对不能忘记这个警示。




     你告诉自己猎杀也是一种收藏的方式,就像是挂在木屋墙壁上的鹿头标本,这是一种相当有效的保存方式,每次靠在火炉旁的躺椅上就能看到,但是想象Tony Stark的标本出乎意料的让人沮丧,惊人的沮丧。




     但是你的想象最后还是生效了,你终于可以暂停任务目标的童年录像,把脸上的傻笑扔在地上,迷糊糊钻进被窝。然后在睡着后,回到录像记录的那片地方。




     如此多的蒲公英和春天的花粉,如果那不是梦,你几乎都要打喷嚏了。






【五】




     你最后还是站在了Stark大厦隔壁的楼顶上,带着干活的伙计。




     雇主出乎意料的固执和急迫,你的信箱几乎被对方的催促堆满了,好像那个雇主的生活除了雇凶杀人之外的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似得。




     你想过要不要放弃这单生意,然后你看到自己毫无污点的订单记录——多令人骄傲啊,还有取消后总会有别人接受这份伙计,于是你的手指犹豫了,点下取消订单之前。


     起码你能确保自己的技术是最好的,子弹会稳稳的穿过心脏,而不会落进肺叶,或者将弹片碎的到处都是,在目标的胸口里游来游去,最后花上漫长且痛苦的一段时间后才钻进心脏。




     于是你将枪的各个部分架好,瞄准镜里的Tony Stark正在享用一份芒果优格,看起来简直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你终于再次与对方面对面,中间隔着两百米的距离,但是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面对面了。在曼哈顿的晴天里,在刮着大风的楼顶上,这就是最后一面了。




     你低下头,扣动扳机,然后终于想起你是在哪见过对方。




【六】




     在子弹向前行驶了七十来米的时候,你终于想起,在街角的冰淇淋店你曾经见过Tony,那个世界五百强公司的CEO。




     那天你像是往常一样走进冰欺淋店,在被彩色玻璃染色的阳光中指向菜单上的糖豆冰淇淋。我要这个,你对络腮胡老板说。对方点头,打开收银机准备给你找零。




     但是这次,你转头的时候差点碰上一个男人,还好你是个身手敏捷的冷血杀手,所以灾难被阻止了。糖豆冰淇淋在对方的西装前拐了个惊险的弯,然后稳稳的回到了你的手上。




     “抱歉。”




     你都还没来得及思考一个杀手应当用怎样的语气在冰淇淋店里道歉,字眼就自动从你的嘴里冒出来了。




     “没事。”




     对方的声音撞进你的耳朵,和撞进你视线中那双眼睛一样。有些突兀,但是让人感觉很好。


     Tony Stark的脸在离你五公分的地方。你能看清对方的睫毛和唇角的细小阴影,也许还有一些柔和的光线落在对方脸颊的弧度上,伴随着升起的甜蜜的味道,和在天花板上旋转的曲调。




     你低头看了眼自己手上的冰淇淋,思考自己是否应当为此作出解释,比如告诉对方,这是你是为了侄子买的。店门口有个小男孩在捣鼓自己的滑板,你可以假装他是你的侄子。但是你只是抿了抿嘴唇,然后说:Hello.




     对方也眨着眼睛,回答你一句:Hello.




     时间在这个奇异的时刻停住了几秒,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你停住的脚步重新启动,最终和冰淇淋一起走向了店门。


     你推开门,听到身后有人在说:“我要这种,对,刚刚那个家伙买的,有糖豆的那种。”




     真可惜,一颗子弹的时间也只够你想起这么多了。






【七】




     你是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的CEO,大街小巷的广告上都有Stark工业的名字,金融频道时不时就会要去你做个嘉宾、做个讲座。




     但是你的生活比别人以为的要更无聊,无尽的会议和宣传通告,有时候你甚至得躲在办公室里才能逃过女秘书猎食者一般的犀利视野,偷吃些零食,比如芒果优格之类的。




     所以如果你在冰淇淋店里遇到一个很对自己胃口,英俊腼腆的男人,而对方碰巧又是一个给钱就干活的杀手,那你大可以去雇个杀手。谁让你很有钱呢。




     你给你雇的杀手发了很多催促的邮件,子弹最终敲上了你的窗户,像是雨水落在地面上,炸开一片的痕迹,然后消失踪迹。




     当然,消失踪迹,你是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的CEO,出售的大部分产品都是军用级别的武器,你自然会拥有防弹的玻璃。




     不然你还得为了说句Hello而丢掉自己的命吗?






【八】




     Bucky Barnes先生犯了入行以来的第一个错误,低级错误,他居然用狙击枪瞄准了一面防弹的玻璃,




     这下好了,现在他不得不去向雇主解释事情的经过,真是个傻瓜。
















总之就是在冰淇淋店一见钟情之后,托尼决定雇杀手吧唧来对自己下手,好重新见面。


而这篇文本来应该是个咸湿的电话Play,有酒吧,灯红酒绿,黑皮箱、半胁迫性【停顿】交流的那种,完全不知道中途到底发生了什么。

评论
热度(288)
  1. 防gankBrightside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天啊
 

© couplecour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