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铁/霜铁】爱之初体验(人鱼AU,冬铁/霜铁,NC-17,第一章)

brightside:

【第一章】


简介:海底的八爪鱼Bucky先生和鲨鱼Brock先生捡到了一只人鱼蛋,很多年之后,年轻的人鱼Tony宣称他救了一个王子,并且要去岸上追求爱情。




标签:冬铁,霜铁,或许还会有一点点的叉铁




“我们的征途是辽阔的大陆!!!”










【一】




     蓝宝石般纯洁晶莹的海中,有一片冷硬如石块的海域,嵌在在最深最黑的海底。




     陈腐破旧的海藻缠绕着古旧的宫殿,一年中最耀眼的阳光都无法到达,残旧的宫殿像是被命运所遗忘般停留。




     阴冷且坚实的触手从断壁后缓慢的爬出,和低沉沙哑的声音一起,主宰这片海域的巫师前来招待冒犯的客人,“我知道你的需要,小美人鱼。”他的触角卷动,搅起波浪,巫师大理石般阴沉的脸藏在飘荡的黑发之中,他的胸膛像是被锤练过的生铁般坚实,银色手臂在阴影中闪着光。




     “我能给你施有魔咒的草药,让你的尾鳍变成双腿,像人类那样用支柱般的腿行走在陆地上,”他渐渐的靠近,“但是你能给予我什么呢,小美人鱼,”




     水草像哀嚎的死魂般摇曳,小美人鱼听到了在水底深处的怪物吼声,但即使恐惧和冷钢般的浪一起撞在她的身上,她张开嘴唇,字句坠在舌尖。“我愿意用我的嗓音……”




“Bucky!!!”




     一个声音突然打破了誓言的仪式,接着又是一串提高了音调的呼喊,“Bucky!Bucky!Bucky!”红色的浪卷过小美人鱼的面前,像飓风一样,她金子般的长发因此而散乱的披在脸上。




     “Bucky,你绝对想不到刚刚发生了什么,”声音的主人用尾鳍划开一道兴奋的圆弧,最后打着圈的围在巫师的身边,手舞足蹈的活像是条被夹了尾巴的电鳗。“上层的世界在船上开聚会,船翻了,掉了好多人下来,我救了一个王子,Bucky,我救了一个活生生的王子。”




     他一股脑的往外说,等话全吐完了才发现男巫的脸变得更阴沉了,外来的小美人鱼也睁大着惊讶的蓝眼睛,她看着面前那个有着火焰般金红色尾巴的雄性人鱼围在传说中最阴险可怕的男巫身边,亲密的好似是那人的朋友。




     被称作Bucky的男巫将眉毛拧在一起,低声的责怪,“我告诉过你,工作的时候别冒冒失失的跑进来,”




     躲在阴影里的怪物也露出了头,他是一只拥有白鳍礁鲨尾的人鱼,尾巴像是匕首,牙齿和速度一样锋利。“臭小子,你知道我刚在背后嚎了多久吗?”Brock大声说,“营造了半天的气氛,全被你这个臭小子给搅和了。”




     被喊到名字的人鱼这才注意到角落里摆动尾巴的小美人鱼,他长了双甜美的棕色眼睛,在看清对方瞬间因振奋而亮了起来,“我们有客人,”他兴奋的说,一边摆动尾巴向小美人鱼游了过来,“你叫什么名字,你就是传说中海王的小女儿吗,最美丽的那个?”他追着自己巨大且鲜艳的尾鳍在对方身边绕过,“你长得还算好啦,我是说,比好看好一点,”他突然凑近了小美人鱼,那双琥珀般的大眼睛眨了眨。




     “你的嘴唇看起来像花瓣一样柔软诶,”他的笑狡猾又可爱,尾巴扫过底下的地面,卷起雾一般的细沙,“我可以亲你吗,就亲一下,不会弄痛你的。”




     小美人鱼还没回过神,她怔怔的看了会,又将视线转到后头的家伙身上。




     在扭动的水草和冷色的砾石组成的阴影中,男巫撑着手臂,嘴角向下拉出老不乐意的模样,触角重重的扒在石块中。鲨鱼Brock则是不耐烦的咂嘴,露出底下一排尖锐的牙齿。




     “我……”




     她刚想说话,就看见一条粗壮的触手捆上了面前的求吻者,接着又是一条,上头挂着闪闪发亮的魔药瓶子,长着八爪鱼般触手的男巫从阴影中显了出来。




     “这瓶药将会劈开你的尾巴,会让你拥有人类的双腿,但只有真正的爱能让你获得灵魂,免于变成泡沫的宿命,”他冷冷的说,“拿着魔药离开,小美人鱼,游过那片住着珊瑚虫的森林,不要回头。”




     红尾巴的雄性人鱼想说点什么,却被其余的触角捂住了嘴巴。




     等小美人鱼变成深海里的一抹金色,如同金块融进了午时的天空般消失在黑蓝色的海水中,人鱼才重新获得了自由。




     “太可惜了,我差点就能拥有一位公主,”他带着遗憾哀叹,“你们非得吓唬人家吗,她游得像是在逃命。”




     “这是传统。”Brock和Bucky异口同声的说。




     “而且那位公主肯定不会看上你的,”鲨人鱼继续说,“她要去上面的世界寻找真爱呢,或许还是个王子。”




     “说到王子,”Tony立即被重新调动起了精神,他的尾鳍拍的像是生怕停住一秒似得,从八爪鱼男巫的身边冲向鲨鱼,“你绝对想象不到我刚刚碰到了什么,Brock,我救了一个王子,一个活生生的王子,上面的世界在船上举行宴会,然后暴风雨把船吹倒了,我本来没想去凑热闹……”






【二】






     Bucky捡到Tony的那天是个……普通的一天。




     他不知道是有人在意外中遗失了卵,又或者特地放在这的。不管是哪种可能,他都无法想象某天在自家门口见到一颗尚未孵化的人鱼卵。




     一片黑暗寂静的海底中,那个小小的人鱼幼崽蜷在柔软似纱的薄膜里,散发着朦胧的光,安静却又充满生机。Bucky如此担心自己会弄破了那颗蛋,犹豫了半天都不敢将那个幼崽抱起来,




     他的触手因为犹豫而交缠在一起,铺着砾石的地面上因此被卷出数道交错的痕迹。Brock,充满危险感的鲨人鱼似乎嗅到了这贫瘠海域中唯一的鲜肉的气味,也在此时出现在了这里。他们已经因为地盘的争夺而对峙很久,Brock喜欢挑战,先一步来到这的Bucky也没有打算搬家。




     鲨人鱼从阴影中浮了出来,尖牙上闪着凛冽的光,长着八条触角的领地主人本能的用身体圈住那颗蛋,然后就看见逼近的鲨人鱼将脸上堆着的假笑变成某些更加迷惑的东西。




     Brock眯着眼睛专注了盯了一会,又像是不能相信似得,视线久久的停在八爪鱼人的脸上。




     过了老半天,他才带着些惊恐地,“你这是下了个蛋?”他仓促的说着,好似光是把那些字留在嘴里能烫伤。




     被问到的人也没料到这个,Bucky呛住一下,语气变得比平时还要冷硬,“我不会下蛋。”他为自己辩解,同时抽开触角让对方能看清,“这是个人鱼蛋。”他故意重重的顿了一下,视线火辣辣的钉在对方鱼鳍上,“说不定是你下的。”




     他们在彻底开始争执是谁的蛋之前用眼神斗争了老半天,倒不是说这个问题很重要——雄性人鱼究竟能不能下蛋还有待考证,只是关于尊严的部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步。他们继续用视线角力,同时肢体因战斗的前奏在地上搅出浑浊的泥沙,在大战彻底开始之前,一记微小的震动令他们僵住了之后所有的动作。




     地上散发着柔光的人鱼蛋颤动了一下,像是一团抖动的光雾。Brock进攻的手爪在看清这个事实变成了张开的、阻止的模样。




     “等等,等等,”他伸手止住了八爪鱼的动作,“那个小东西怎么了?”




     对视一眼,他们在同时间向蛋游去。




     卵的膜壳上覆着一层刚刚被搅起的细沙,其中的幼崽大概是被声响所打扰,在沉睡中动了动自己的胳膊,淡红色的鱼尾也微弱的卷动,似乎嘟囔着什么,Brock和Bucky都凑过去看,却没有一个人敢伸出手做点什么。




     “它长的好小,我用一根手指就能掐死它,”Brock皱着眉头说,“看起来是个麻烦,我们能把他直接丢在这吗?”




     Bucky头都没抬,“丢在这迟早会冻死,你还不如现在就把他吃掉。”




     听起来像是个美味的选择,鲨鱼咧开嘴磨了磨牙,似乎在抉择,接着过了一会,“还是算了吧,”他说,“这么点肉换那么大的心理负担,不划算。”




     那个时候的Tony的确是太小了,小到连脸蛋都是副不太清晰的模样。Bucky始终弄不懂为什么会有一颗这么宝贵的人鱼卵落在他的门口。这片水域是所有领养家庭中最差劲的选择,更别说Bucky还有分不太光彩的工作,通常的说法叫做“反派”,那种在故事负责给主角提供磨炼,最终需要被打败的角色。




     他从有记忆开始就在做着这份工作,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来的,又或者有着怎样的过去。


     Bucky只知道自己带着一条残缺的手臂在凝着黑冰的断壁旁醒来,并且和整片海中所有其他的生物都不一样。他没有鱼鳍,长着数条触角,寡言少语,在自己的地盘里守护着古老的魔药,所有的一切都足够组成足够阴冷可怕的形象。




     怎么会有人把这样脆弱纯真的人鱼幼崽放在他家门口,天,要知道南方的那些美人鱼甚至会用他的名字作恐吓小孩的床头怪物。




     “嘿,老兄,我觉得你得先把他抱起来。”Brock打断他的沉思,并且用手肘撞他的肚子。




     有一部分叫做理智的东西提醒Bucky这不是个简单的动作,可能代表着很多责任,“为什么不是你来?”他问。




     对方伸出手,将锋利的爪子晃了晃,“我看起来像是适合做这个的人吗?”




     说话间,卵里头的小人鱼已经开始发抖,并且将自己蜷得更紧,被临时指派的八爪鱼不得不抓紧动作,他加上了自己真假两只上臂,和触角一起的总共十条爪子,才哆哆嗦嗦的勉强将地上的人鱼卵抱了起来,略带凉意的膜壳蹭着他的胸口,一时间Bucky觉得自己要是个辞藻华丽的作家才能描绘出此刻的感受。




     “怎么样?”




     大概是见八爪鱼白着脸白天没能说话,Brock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他的尾巴在地面上拍出重重的痕迹,“它还活着吗, ”他绕着游一圈,“你是不是把它弄死了吧。”




     鲨鱼龇牙咧嘴的模样像是要把Bucky扯的只剩下一条爪子,Bucky被催的实在是不耐烦,他吐了口气,将拢着的手臂松开些,Brock立马凑上来看,幼小的美人鱼正好睁开颜色极淡的浅棕色眼睛,冲着两位手足无措的领养者伸着拳头,接着咧开只有一排乳牙的嘴笑了起来。




     Brock明显的吸了口气,Bucky也继续保持他看似沉稳,其实内心波涛汹涌的沉默,只剩下永远不会停歇的水流拉扯水草的声音。




     过了很久鲨鱼才开口说话。




     “第一个问题,”Brock拉长声音,不是因为故弄玄虚而是因为迟疑,“如果这个小家伙将来要喝奶咋办?”




     他们将视线用怀里的蛋上移出来,转在对方的胸前,接着是脸,在那发现了同样的惊恐和绝望。






    Tbc.














一个新连载,之前答应乐乐的人鱼AU,虽然标了NC17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车……请污力之神给我更多的污吧!!

评论
热度(562)
 

© couplecour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