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一个鬼盾盾1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我知道

阿浓:

这是为了万圣节写的文,其实好早之前就把第一章写完了,本来想一发完的但是好像设定太多一发完不了




私设很多,应该算是半AU吧,好像没什么雷点……




这文送零崽! @AOzero 她说她可喜欢这个鬼盾盾了嘻嘻嘻,所以这个莫名其妙的故事送给她,咩哈哈,不准嫌弃!






正文:








1


 


 


 


 


Steve跟着前面的男人往前飘,他已经排队排了好久,现在对他来说,时间已经没有了意义,除了呆呆地等在原地,也没别的事情可做。Steve前面站着一个秃顶的男人,脸色青紫,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勒痕,看起来很可怕。


 


在这之前,Steve鼓起勇气戳了戳男人的肩膀,问他为什么来这里?结果秃顶男人怒气冲冲、吐沫横飞地怒骂了Steve一顿,最后指着自己的脖子吼道:“你他妈这还用问我吗?!用吗?他妈的,你倒是说说我是怎么死的,你他妈告诉我为什么要来这里!!”


 


Steve被他劈头盖脸骂了一顿,虽然很窝火,但他活着的时候就不喜欢和人吵架,现在死了,就更不喜欢了。于是他道了歉,便紧紧闭上嘴巴,不再吭声。


 


Steve决定讨厌这个秃顶男,并且永远都不会和他说话了。


 


在这儿排队,要过很久很久很久之后,才会向前挪动一点点。Steve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排队,也不知道这儿是哪,他只知道自己好像是死了。被那个秃顶男骂过之后,Steve就不敢随便和别人说话了,他牢牢闭紧嘴巴,前后观察了一下,发现排队的人男女老少都有,最小的还在襁褓中,由一朵云彩托着往前走,年纪大的似乎都有一百多岁了。这中间也有很多和他差不多大的年轻人,有几个脑袋上被子弹打了个洞,他们中大部分都是军人,穿着军装,浑身伤痕。不过平民也很多,有一些是一大家子站在一起,妈妈抱着孩子,爸爸搂着妈妈,手里还牵着一个小朋友。还有一些看衣服好像是民兵,脖子和腿可怕地扭曲着。


 


不过绝大部分人都面色平和,仿佛脱离了尘世间的痛苦,安详地接受了死亡。


 


Steve摸了摸自己,身上没有伤,穿着干净的白色T恤,哪里都不疼。他视线所及的人当中,大概就只有前面那个秃顶的叔叔比较暴躁,别人都挺平静的。Steve感受了一下,他既没有伤心也没有难过,内心平静,好像在死之前,他就已经接受了这个结果。


 


嗯……这样看来也挺不错的。Steve这样安慰自己,于是便老老实实地继续站在原地,等着往前走了。


 


在经过了异常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快要轮到他了。那个秃顶的男人已经进去那扇铁门好久,Steve排在第一个,正无所事事地踩着脚下的云彩玩。他已经仔细观察过了那扇门,高大雄伟,细细的门栏上爬满了叫不出名字的植物,用手推推,也推不开。Steve一开始还觉得挺激动,摸门摸了好久,可是很快他就失去了兴趣,转而开始左顾右盼,希望快些轮到自己。


 


不管门里有什么,也总比这样傻站着要好。


 


不知过了多久,前面的大门突然一响,接着缓缓敞开了。Steve的心立即狂跳起来,他站直了腰板,微微扬起下巴,昂首挺胸走了进去。


 


在Steve走进去之后,大门立即就关上了。他看看四周,什么都没有,只在前面几英尺之外,有一张很大很大的桌子,桌前坐着一个黑发男人,面容精致,不过神色厌倦,眉眼间带着一丝心不在焉,正在打着哈欠,似乎在等人。


 


Steve左右瞥了瞥,没别人了,男人见他进来,便微微坐正了身子,也不掩饰自己的慵懒,只很随意地一指对面的椅子:“坐。”


 


Steve咽了口口水,慢吞吞走过去。他注意到男人的后背长了两双恶魔的翅膀,他心中一惊,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踌躇着没有坐下。


 


男人细长的眼睛微微挑了起来,不耐烦地再次说了一句:“。”


 


Steve深吸了一口气,走到椅子边,坐了下来。男人伸手撑住了下巴,端详了Steve一会儿,说道:“嗯……情绪稳定,身体健康,没有外伤。姓名是什么?”


 


Steve刚要说话,却看见了桌子的一角有一处仿佛流动水银般的牌子。上面有很浅的凹槽,槽中有银色的物质在迅速流动,仔细一看,那些水流组成了四个字母:Loki。


 


“呃——”Steve张了张嘴巴,被这个神奇的装置弄得错不开眼睛,“……呃,嗯,名字——”


 


“集中,Mr. Rogers,集中。”Loki再次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同时轻轻敲了敲桌子。“知道你为什么在外面等了这么久吗?因为我平均要花20分钟听你们的哭泣,花半个小时确保你们想起来自己为什么死了,以及要花很多时间回答你们问东问西的蠢问题——”


 


“你是恶魔吗?”Steve脱口而出。


 


Loki面无表情地瞪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说:“……嗯,开始了,蠢问题环节。”


 


Steve有点尴尬,立即舔了舔嘴唇,说道:“抱歉,抱歉,你当然是恶魔,看看你的翅膀吧。天呐,原来书上画的是真的——”


 


“看样子你对自己的死亡适应良好?”Loki打断了他,露出一个非常不善良的坏笑,“一般人第一个问题都是‘我他妈为什么会死’,而你居然问我是不是恶魔。”


 


Steve希望自己能在这位恶魔面前表现得酷一点,所以他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嗯……反正我是死了,对吧?——那既然你是恶魔,说明我是在地狱?”


 


“你还没通过审核呢。”Loki懒洋洋地扇动了几下翅膀,Steve吃惊地发现,刚刚Loki的翅膀还很小,被身体挡着几乎看不见,而现在它们陡然变成了超过四英尺的巨无霸,犹如两张巨大的帆,张开在Loki的背后。他看见Steve的表情,翘起嘴角,笑得特别张扬:“哦,我真喜欢你们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Steve强迫自己从Loki的翅膀上移开目光,理智地看向他:“……你刚刚说还没通过审核,是什么意思?”


 


Loki在空气中弹了弹手指,手中立即出现了一张羊皮卷。他把它展开,拿起一旁的羽毛笔,在上面写了些什么。“我这边只是第一关,这里一般是我哥哥来做的,他是天使,有着令人心烦的蓬松的大翅膀和一副愚蠢的笑容,而且热情爱管闲事,还会给哭泣的人擦眼泪——”


 


Loki抬起眼睛,瞅了Steve一眼。“可惜啊,我就不会那么干,我只会瞪着他们,直到那些人闭上嘴停止哭泣为止。”


 


他停了下来,似乎是有意等着回应。Steve愣了一下,才赶紧耸耸肩,并不算很感兴趣地说:“哦。”


 


Loki对他这样冷淡的反应很是意外,他眯起了眼睛,审视般地说:“……怎么,你不怕恶魔?”


 


“你看起来也不是很可怕。”Steve老老实实地回答。


 


Loki面色不善地瞅了他一眼,接着收起羊皮纸,又把话题转移了回去:“好吧,让我们废话少说——”


 


“那你哥哥呢?”Steve忍不住打断他,好奇地问道,“呃,抱歉,我对这个倒是很感兴趣,你们天使和恶魔是一起工作的吗?”


 


Loki紧紧抿起嘴巴,看了Steve一会儿,才慢吞吞地回答:“我和我哥只是临时过来帮忙的。因为掌管中庭的人手不够了,你们中庭人最近在战争,每天都在死人,所以他们向我父亲请求了帮助——”


 


Loki的话戛然而止,接着有点懊恼地捂住了嘴,嘟嘟囔囔地说:“……我和你说这个干嘛。行了,废话就到此为止吧,告诉我你的名字。”


 


Steve点了点头,顺从地回答说:“Steve Rogers。”


 


Loki又在空中抓出一张羊皮卷,翻开看了看,皱着眉问道:“记得你怎么死的吗?”


 


Steve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Loki哼了一声,又从空中乱七八糟地抓出了四五张羊皮卷,开始一目十行地草草扫过。“嗯……幼年时身体不好……注射了血清……嗯……哦,嗯?是这样吗?”他拧着眉,嘴里嘟嘟囔囔自言自语,Steve也不在意,只趁机好好把那人的翅膀看了个够。


 


几分钟之后,Loki终于看完了卷宗。他懒洋洋地一挥手,那些散落在桌子上的羊皮纸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接着恶魔舔了舔嘴唇,挺和气地说:“我已经搞清楚了。”


 


Steve眨眨眼睛,赶紧把目光从他的翅膀上溜开:“——啊?什么?”


 


Loki咂了咂嘴,丝毫没有歉意地说道:“我知道你是谁了。听着Steve,之所以你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是因为你根本没死。”


 


Steve扬起眉,溜了一眼左边的云彩,又赶紧收回目光:“……哦,你确定吗?”


 


“非常确定。”Loki轻轻扇动了一下翅膀,双手交叉在一起,露出一个假笑。“你坠机了,落在深海中,现在正被厚重的冰块冻住,所以那些蠢材抓错了人——你还在睡觉,Mr. Rogers,你睡得都要打呼噜了。”


 


“我睡觉不打呼噜。”Steve立即说道。


 


Loki大为光火地瞪了他一眼,看得出来,他正在努力忍住把Steve揍一顿的冲动。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Loki才再次居高临下地开口:“……所以,你有个机会可以拯救自己,愿意试试吗?”


 


Steve眨眨眼睛:“可是你不是说我只是在睡觉——”


 


“没听见我说的吗?你坠机了。”Loki不耐烦地打断他,精致的脸上带着愠怒,“如果没有人出来干涉,你将会永远睡下去。老天啊,我真讨厌和中庭人打交道,你们愚蠢又单纯,而且还很自以为是……”


 


Steve轻轻咳嗽了一声,把脑袋扭到了一边。


 


Loki哼了一声,后面想说的话戛然而止。他细长的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又问Steve:“所以,你现在也不记得自己之前是做什么的了,是吗?”


 


Steve嗯了一声。


 


“哦,他们对你可不怎么友好,我是说那些天使。”Loki露出了一丝同情,还摇了摇头,“不过还好,你遇见了我,我大概是最好的天使了——”


 


“你是恶魔。”Steve忍不住纠正他说。


 


Loki的目光看起来要吃人了,Steve捂了一下嘴,表示了歉意,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继续。”


 


Loki白了他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才接着说:“——我只是觉得这身装扮比较好看,才打扮成恶魔的,懂吗?行了,和你说你也不懂,现在开始闭上嘴巴,我不让你说话的话,你就不准出声,嗯?”


 


Steve看上去有点不乐意,但是他点了点头。


 


Loki满意地往后倚了倚,继续说道:“我会把你送到未来的几十年后,你将会遇见一个人。顺便一提,那人我真的可讨厌了,因为未来我会和一帮人打一架,那人是其中之一,最重要的是,我输了。”


 


Steve歪了歪脑袋:“未来?”


 


Loki嗯了一声,抠了抠手指。“是的。你会以鬼魂的形态过去,随时可以现身,但是活动范围只能是那个人周围的20英尺以内。拯救你的办法很容易……”


 


他倾身过去,微微眯起眼睛,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必须在没有提示的情况下,让那人说出一句话——”


 


他的声音太小了,Steve不得不也靠过去,侧耳倾听:“啊?让他说什么?”


 


“‘我是全世界最蠢的人’。”Loki嘶嘶地说道。


 


Steve点点头,又等了一会儿,见Loki不想再说话了,就忍不住问道:“……这个我知道,所以,你要让那个人说出什么?”


 


Loki一愣,随即勃然大怒:“你——你们中庭人从七十年前到七十年后都一样蠢,你们违背了进化规律,你们这么多年都蠢得如此统一,就好像我哥哥——”


 


Steve不得不坐在椅子上,听着Loki愤怒地骂了他们‘中庭人’(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说法)足足十分钟,这期间也不准自己插话。


 


十分钟之后,Loki终于骂够了,便停下来歇口气。Steve趁机赶紧问道:“那如果我照做了,就可以重新活过来吗?”


 


Loki还在咬牙切齿,听见Steve发问,就上下打量了他几下,瘪着嘴说:“……嗯,只要你让那人说出这句话,我就可以让你回去,回到中庭去。”


 


Steve低下头想了想,又问:“那他叫什么?”


 


“不准问问题。”Loki拍了一下桌子,这次力气大了一些,“你的问题太多了,我的耐心已经全部用光了,所以,不准问问题。”他这次说话终于像个恶魔了,语气刻薄而充满戾气,仿佛一下子厌倦了和Steve做游戏。“所以,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就会送你过去,假如你成功了,那么这件事之后,你不会记得我,不会记得那个人,不会记得这中间发生的一切,就是重新醒来,继续做你的蝼蚁。”


 


Steve敏锐地抓住了重点:“那如果我失败了呢?”


 


Loki突然微笑了起来,还挺真诚的。“如果你失败了,还能遭到哪去呢?你就会回到这里,重新排队,或许下次接待你的是我哥哥,然后经过一系列的审核和判定,你就会去天堂或者地狱。”


 


Steve思考了几秒,这是个几乎不用犹豫的选择题,所以他回答:“我要做。”


 


Loki再次从空中抓出一张羊皮纸,耸了耸肩:“毫不意外。好的,你可以走了,你有一个月的时间,再见。”


 


Steve还想问问题,但是他还没等张开嘴,就突然一头从云彩上栽了下去。高空坠落的感觉令人难受,Steve觉得自己的心脏紧紧缩成了一粒米,想喊也喊不出来。这感觉——这感觉——他太熟悉了,是什么呢?哦对,Loki说自己生前经历了坠机,所以他……


 


Steve还没想完,就觉得刚刚还轻飘飘的身体突然变得沉重起来,接着他眼前的景色变了,他倒着看见了摩天大楼的尖端,无数的玻璃,高耸巨树的树杈,房顶上的砖瓦——


 


Steve一头撞进了一栋大楼的内部,他的脑袋嗡的一声,接着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TBC




希望我在万圣节前能写完(怎么可能!!




反正就是私设很多了,看大盾怎么吓死Tony

评论
热度(178)
 

© couplecourse | Powered by LOFTER